工伤和劳动关系并不具有必然联系

  • 时间:

【海啸夺走26万生命】

專家建議:社會保險參保關係與勞動關係“鬆綁”

隨後,記者電話採訪了上海寶山區餓了麽外賣站點的站長劉先生。談起社保問題,他不太高興,“我們和騎手之間不屬於勞動關係,是一種勞務關係,他們承攬外賣然後配送出去,你懂吧?所以站點沒有義務為騎手繳納社保。”他坦言,整個外賣平臺都在壓縮成本,如果給騎手繳納社保,這個行業沒法做了。另外,騎手的流動性很大,他們自身也不願意出錢繳納社保,很多人都在家鄉繳納了新農合,沒必要重覆繳費。

“工傷保險制在根本上是為瞭解決近現代社會勞動過程中的事故傷害而出現的制度。雖然早期社會工傷保險和勞動關係緊密相關,但是工傷和勞動關係並不具有必然聯繫。”沈建峰向記者解釋道,從工傷保險有利於勞動者得到救治、有利於減輕單個用人單位的風險和負擔、也有利於維護勞動者和用人單位之間關係和諧等角度出發,擴大工傷保險的覆蓋範圍,通過合理的制度安排,將外賣小哥納入其中具有合理性。

外賣站長:目前是沒有社保的“我入職的時候沒在意社保的事,站長也沒提起這茬。”據福州餓了麽專送騎手小張回憶,他入行一年有餘,“而且當時只簽了一份勞動合同,簽完他(站長)就拿走了,現在想起來應該是要給我留一份的。”

中國政法大學社會法研究所所長、副教授婁宇接受記者採訪時指出,對於勞動關係的司法認定具有不確定性,這實際上為平臺企業和網約工都帶來了麻煩,網約工無法享受勞動者的保障自不待言,而對於企業而言,一旦被認定為勞動關係,也面臨著不簽書面勞動合同的雙倍工資、補繳社保、按照社保標準支付待遇等等很多問題,最後造成勞資“雙輸”的結果。

“能交社保嗎?”“目前是沒有社保的。”該點站長表示,“這行其實很簡單,就是多勞多得,不用考慮那麼多,想入行的話簽個勞動合同就行。”當我們表示想看一看這份勞動合同時,他拒絕了,“考慮清楚我們再談”。

外賣員們的遭遇是否屬實?為此,我們暗訪了北京朝陽區的美團外賣站點。據騎手小吳介紹,依靠中央商務區龐大的訂餐需求,該站點很受騎手們的歡迎。“單子很多,價錢也比別的區高一些,勤快點一個月七八千沒問題。”說起薪酬,小吳很有興緻,“但是很累,我一般從早上六七點開始跑,有時候到夜裡一兩點收工。天氣熱了之後,就更慘咯!”

“毫無疑問,工傷保險是為勞動者提供工傷保障最好的方式,外賣騎手在工傷風險方面與一般勞動者並無區別。”婁宇說。

眾所周知,外賣配送具有高職業傷害風險,騎手們的工傷保障訴求突出。但在現行法中,工傷保險繳納的前提依然是“職工”,外賣騎手作為“靈活就業人員”難以加入城鎮職工保險獲得制度性工傷保障。針對該問題,全國政協常委、民革中央副主席、民革上海市委會主委高小玫在今年的全國兩會上建議:創新工傷保險制度,保障外賣小哥等新業態從業者權益。

在此背景下,外賣騎手通過《勞動法》、《勞動合同法》保護其勞動權益的難度加大。記者在“中國裁判文書網”檢索發現,有關“外賣配送”的案件從2017年開始呈爆髮式增長,累計1590起,其中涉及“交通事故”的起訴最多,“賠償責任”是爭議的焦點所在。

“平臺企業代為購買的商業保險,賠付標準低於工傷保險條例的相應等級,也無法得到與工傷保險銜接的工傷保障待遇。”沈建峰說,相關糾紛已在各地法院成為快速增加的新型訴訟。

在記者的再三詢問下,劉先生提供了一份《外賣騎手勞動合同》。

互聯網行業有句名言:活下來最重要。用這來形容外賣行業再合適不過,在經歷了跑馬圈地之後,黃藍二色雙足鼎立,“燒錢補貼”已成往事,“盈利問題”擺在眼前。

婁宇也認為,商業保險不能夠替代工傷保險成為騎手們的“護身符”,其原因在於商業保險是自願參保的,沒有國家強制力的保障;商業保險的保障範圍、歸責方式、賠付方式等等都可能低於工傷保險,騎手未必能夠獲得有力的保障;單位為勞動者參保工傷保險,不僅有繳費的義務,還有實施預防措施,防止工傷發生的義務,對勞動者的保障更全面。

“我們站點目前有一百多號騎手,日均上千單,月入過萬的有很多。”瘦瘦高高的站長頗為自豪地說。

他指出,社會保險的擴張是很多國家都普遍存在的趨勢。例如德國,根據《社會法典》第7編第2條的規定,勞動者、類勞動者、學生等等所有勞動力提供者幾乎都納入工傷保險的範圍。在我國,此前已經出現不問有無勞動關係而將相關從業人員納入工傷保險的一些嘗試,例如建築領域近年來推行的按項目參加工傷保險制度。

每天工作十幾個小時的專送騎手只是“勞務工”?

對於騎手的工傷保障問題,婁宇表示,最理想的解決辦法是將社會保險參保關係與勞動關係“鬆綁”,強制工作時間達到全日制勞動者標準的網約工參保社會保險,同時將網約工工作時間不固定的情況考慮進去,創新參保險種和繳費辦法。

為此,記者咨詢了中央財經大學法學院教授、勞動法和社會保障法研究中心主任沈建峰。他表示,目前法院和勞動爭議仲裁機構在認定外賣人員勞動關係的問題上並沒有統一的意見,偶爾也出現過認定存在勞動關係的判決。其原因在於,一方面外賣員與平臺之間的用工方式非常多樣化,不同的用工方式當事人之間是否存在勞動關係自然就不一樣。另一方面,目前我國理論和實踐對於平臺和勞動力提供者之間,何時認定勞動關係並沒有共識,也未形成明確的標準。同時,認定勞動關係後,將會出現社會保險繳納、書面勞動合同、工時與加班、解除勞動關係的法律限制等一系列嚴重法律後果,有時這些後果超過了當事人和社會的預期,導致裁判機關在認定勞動關係時也存在顧慮。

談及外賣站點所反映的繳納社保後負擔重問題,婁宇指出,可以考慮先強制平臺企業為外賣騎手等網約工參保工傷保險和基本醫療保險,原因在於這兩項社會保險險種對網約工的生命權和健康權保障最為重要。他說,按照目前的相關制度,企業在這兩項險種中的繳費率共約為7%,勞動者為2%,雙方的繳費負擔並沒有想象中的那麼重,更不會使企業陷入無法經營的困境;在繳費方式方面,可以嘗試在每一單提成中預扣一定比例,月末按照網約工的實際工作量多退少補。

上海閔行區美團專送騎手也遇到了類似的情況,他們表示入職時雖然和站點簽訂了兩份勞動合同,“但是全被站點收走了,當時也沒想太多。”

勞動關係法律認定存爭議 騎手權益難保障

與小吳的描述相比,設在金台路某小區住宅樓一層的站點則顯得有些低調,門上並沒有明顯標識。不足六十平的內部空間被隔成兩塊,一邊是稍大的辦公區,三位工作人員緊盯著電腦里的平臺數據,四邊牆壁上貼滿了騎手註意事項和管理細則。

王一博起诉诽谤者警告全球气候危机林志玲婚宴日期MK双11逼宫Coach死亡货车确认身份江西少年留遗书薅羊毛用户被封号向佐自曝曾遭霸凌电子烟监管趋严王霜梅开二度坚决遏制沉迷网游今冬冷冬概率为零印度首都毒气室英国议会正式解散警告全球气候危机阿联酋宣布大发现何君尧遇袭视频曝光软银亏损65亿美元王霜梅开二度薅羊毛用户被封号花呗取消账号限制软银亏损65亿美元何君尧遇袭视频曝光杰克逊水晶袜拍卖分期60年买钻戒Duke将离开iG双11快递员薪资波音客机紧急降落利刃出鞘过审坠楼教师生前录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