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有人跑好远的路去看水

  • 时间:

【首尔全面禁止屠狗】

陳茹告訴我們,為了幫助群眾脫貧致富,鄖陽引進的襪廠、服裝廠很多,且大都在扶貧點上,產品多為外銷。襪業、服裝業和香菇種植都屬綠色產業,不產生污水和廢氣,自然也不會污染南水北調的水塔。為了這條水,鄖陽關停了102家企業。當然,也受到社會的關註和幫助,比如在北京的百貨商場,專門給鄖陽留出了攤位。

雕塑前走過一位老者,我上前搭話,她竟然85歲高齡了,腿腳依然硬朗。她每天都要來走走看看。我見到第二個人也是一位老人,他扛著一柄鋤頭過來,說是種菜去了。那個鋤頭是個老物件,通體磨得光亮。兩個系紅領巾的孩子走過來,我問她們可住在這裡?她們異口同聲說,是啊。這是庫區新一代,她們將來或許不知道脫貧為何物。

人們住在水域的高處,可以天天看這水。安置區有個好聽的名字:龍韻村。這一帶有很多恐龍遺跡。還有個好聽的宣傳語:壩上江南,龍韻水鄉。見到扶貧搬遷時的照片,村民戴著大紅花,手裡拿著鑰匙和樓房號,燦爛地笑。

走時看到一塊牌子,讓人心裡一顫,上面寫著:一切開始的地方。

中原人都知道,有一條清水河流過我們的家鄉,因而人們吃上了放心水。河道剛剛通水的時候,天天有人跑好遠的路去看水。那神情,好像看的是遠方來的親人。水經過的地方,都會放一點,就這樣點點滴滴潤澤了北中國。

我來後才知道,先是丹江口水庫工程,後是南水北調工程,鄖陽(以前的鄖縣)多次進行移民搬遷。有的別離家園去了很遠的地方,比如漢江邊的金崗村、馬上關村、堰河村搬遷到武漢地區,三村合一就叫金馬堰村。人們說話同當地口音不同,生活習慣也不大相同,就常常想家,時不時地回來走親戚,看看那一片水。

遠處看漢江邊的扶貧安置區,藍藍白白好大一片。藍的是發電的太陽能板塊,下邊種著萬畝有機水果蔬菜。白的是住宅樓,足有幾十棟。由於庫區蓄水,這段漢江顯得極為遼闊。上到牛頭山俯瞰,早晨的太陽正輓著一泓青漣北去,在遠處漫漶成一片白光。

我不斷地看到他們的笑臉,他們太容易知足,太容易感動。這反倒讓我眼裡含淚,我該向他們鞠上一躬。

當地幹部陳茹向我介紹,這次的扶貧安置,是區工作的重中之重,多個點共涉及6萬多人,群眾滿意,我們就滿意。我覺得她說得很實在,而他們做的,也實實在在擺在面前。

是啊,一切開始的地方,不可想象,又充滿想象。

進到一戶人家,整潔異常,房子主人是位殘疾人,原來在柳陂最遠的一個村,條件不好,媳婦走了,留下兩個孩子和老母親。他後來不僅安置到了龍韻村,還被安置到了扶貧襪業作坊。

看到有人在拆對面的大棚,說是要搞智能化。政府請的技術員正同農戶聊天,他說建了智能化棚子,裡面的溫度可以控制,蘑菇一年四季都能生長。快走出棚區時,一個姑娘正在晾菇。陽光從雲頂篩下來,依次掃過一個個圓形笆盤,也掃過山坳里的大字標語:搬得來,穩得住,能致富。

龍韻村現在成了一個旅游點,常有游客來玩,體驗農家樂。村裡有對外飯店,叫龍韻大食堂,在記憶街上,清一色的農家菜。

小鎮的社區,是白色的樓,移民貧困戶全部拎包入住。對面就是脫貧主導產業工廠——襪廠,上千人的規模,全套意大利設備。村民張雪慧的家原來在柳東,搬遷到這裡,科技學校一畢業正好來上班。住得較遠的村民熊彥珍說她每天6點出門,夏天還好點,冬天6點天還黑著。但是無數鄉村裡這樣的姐妹,不用再像父母一樣,背井離鄉到很遠的地方去打工,她們的滿足感在臉上,也在那手腳麻利的動作上。熊彥珍現在已經是工長,每月能拿4000多元。40歲出頭的村民孫莉莉說,這麼大歲數了,還能找到這麼好的工作,車間乾凈整潔,也沒那麼大噪音,多好啊。她說脫貧了還要致富,要為家鄉出好力。她說完,別的姐妹就笑,說你怎麼說得那麼好。

龍韻村有好多作坊式工廠,隨便走進一家,都能見到忙碌的人。村民孟倉容原來在深圳打工,一年也就回來一次。現在在廠子做,出門就是家,11點半下班,下午1點半上班,還能休息會兒。走進另一家,是手工編織作坊。村民張吉榮說,你不知道吧,鄖陽三大寶:包穀、紅薯、龍鬚草。龍鬚草在她的手中翻捲,那件半成品是工藝寶瓶。我問:多長時間編好一個?回答是兩天。她家原來在白鶴鋪村,有兩個女兒,都出嫁了。張吉榮笑著對我說:現在沒啥操心的了。

去一個叫做香菇小鎮的扶貧點,綠色崇山中,是層層疊疊的黑,黑的是遮陽棚子,很特別的景象。這個扶貧點有香菇種植場一千畝,安置一萬多人,還有香菇交易市場和香菇文化園。

沒想到龍韻村還有兩萬多平方米的老年公寓,孤寡老人吃住都在這裡。生活待遇很好,每周殺一頭豬。飯廳里,穿紅衣的服務員照顧其間,有一種如火的溫暖。吃了飯,老人們就散坐在遮陰的廊坊下,廊坊上邊是光伏板,可自主供電。

在湖北省十堰市鄖陽區柳陂鎮龍韻村,我首先看到一座雕塑園,那裡種著故鄉的橄欖樹,也種著柳陂人搬遷的往事。“湖北移民看十堰,十堰移民看鄖縣,鄖縣移民看柳陂”。柳陂是個美麗的地方,為了庫區增容,曾經的故土和老屋,全都淹沒在水下。劃的龍舟帶不走,只好把龍頭扛走;彭家崗渡口帶不走,就把渡口的牌子摘走。多少年過去,同雕塑園守在一起的,是來自柳陂24個村的貧困戶。

院子里到處都是花,月季、牡丹,還有格桑花,各種新栽的樹,桂花、香樟樹上吊著營養液。

多少年後,我帶著一份感激逆水而上。鄖陽人帶我看的,是庫區的扶貧工程和移民後的境況。

培育香菇的菌棒躺在大棚的架子上,像安睡的大蠶寶寶,花慄木屑散髮著可人的清香。村民朱芳正滿臉笑意地跟人講著扶貧政策的好。她有兩個孩子,老公有病,自從弄起這蘑菇大棚,每年能收入三四萬,閑時還可以再打一份工。旁邊的村民葉大鄉最感慨的就是蘑菇小鎮有學校,遷來後,孩子每天可以多睡會兒,不用趕著坐渡船去上學。

权志龙正式退伍英国货车39具尸体奚梦瑶生子上海厂房坍塌结果极客修侵权华为海南取消落户限制深圳公共住房售价林更新新恋情屠呦呦又获大奖华为销量破2亿台《吻别》作曲去世大连男孩尾随女性权志龙改退伍场所屠呦呦又获大奖任正非感谢特朗普白敬亭的新手机2020国考报名结束1024程序员节黄海波不再做演员极客修侵权华为马思纯平头照梦泪首胜奚梦瑶生子梦泪首胜乐山货车翻下山坡吻别殷文琦去世江一燕获奖别墅汪顺回应最帅军礼深圳公共住房售价吻别殷文琦去世